画屏戏声笙

准备开学

all晴明系列 (性转)姑获鸟×晴明

【重点】邪教!邪教!!邪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有,渣文笔,第一次发文求不打。
             人物网易的,ooc和bug我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重发一下,因为少打一个标签。
             以上都可以接受?那请往下看吧。

                              
     

      安倍晴明至今都记得姑获鸟刚刚被他召唤出来的样子,小小的一只,睁着怯生生的双眼看着他。

      这可把当时脸黑到不行的非洲晴明高兴坏了,抱着姑姑在空中旋转三周半后,把姑姑放在结界里养着,然后带着雪女,草爸爸以及座敷童子去肝麒麟了。

       经过了漫长的肝麒麟的过程后,好不容易凑齐了姑姑的觉醒材料,晴明飘飘然的抱着一堆觉醒材料去结界里找姑姑,却差点被一堆小孩子淹没了。

       wtf?!脸黑晴明表示这世界发展太快他不懂。

       ……喔,对了,姑姑喜欢小孩子。【冷漠.jpg】

       不过幸好姑姑已经长得很大了。【晴明式欣慰】

        一道金光闪过,原本那个头大得出奇(姑姑:exm?)的黑色大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肩宽腿长,头上带着一个巨大的黄色斗笠的…男性。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晴明:告诉我你是姑获鸟对吗?

       姑获鸟:……是的,晴明大人。

       晴明:……好了不要说话了让我静静。

       ……算了,不管如何都是自己召唤出来的姑获鸟,就是性别不太对。

       那之后,晴明无论打御魂也好,肝觉醒也好,都会带着觉醒了的姑获鸟,以及万年不变的草爸爸,座敷童子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越来越默契,收获的也越来越多。

      只是,有一道视线,却一直追随着晴明,无论是什么时候。

       平静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但是……

       阴阳寮的夜晚是安静的,就算是走廊上的灯笼鬼也闭上了眼,几乎所有的式神都陷入了梦乡。

      姑获鸟哄睡了今天晴明大人新召唤出来的妖狐和咸鱼川(荒川:exm?)之后,离开了他们的房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明明是不长的路,姑获鸟却仿佛走了很久很久,速度越来越慢,直至停驻。

     今夜无月,只有走廊上的橘红火光起着照明作用,但那本该紧闭的房门却露着一丝不同于房外的明亮灯火,映照出一个熟悉却陌生的身影。

     还是一样的银白长发,但是不同的是,在那银丝之间,却立着一对雪白狐耳;再看身后,也多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姑获鸟微微睁大了双眼,也许是视线太过于灼热,被他盯着的那人竟然转过了脸来。

      ……晴明大人。

      那人似乎并不生气,只见他薄唇轻启道:“是……姑获鸟啊,你进来吧。”

      姑获鸟吹下眼睑,沉默地进了阴阳师的房间,顺手将门关好。

      待姑获鸟坐下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凝滞到了极点。

      半响,倒是晴明先开口了,“姑获鸟应该是第一次见我这般模样吧。”

      “……是的,大人。”

      “害怕吗?”

      “并无!大人!我并不害怕!”  姑获鸟急忙解释道。害怕?怎么会呢?眼前的这位,可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第一眼吧。姑获鸟永远不会忘记那人见到他的第一眼,那双湛蓝的眼眸里的狂喜以及被他抱在怀里的温暖安心。

       但从那之后那人便再没有抱过他,只是将他放在结界里,也只有每天傍晚,他才能见到他。

       于是他开始期待着傍晚。

       结界里的新式神越来越多,他们和自己当初一样,都是小小的一团,他看着那些小孩子们,总会不能自已的想起当初自己的模样,但他也没有生出想要照顾他们的意思。

        ……可在他无意之间哄好了一个孩子被晴明大人恰巧见到并夸奖了他之后,他开始用心照顾他们。
      他想再听一次,晴明大人对他的夸奖。

      他觉醒的那天,他其实并不开心,甚至是慌恐不安的,他以为他可以再次看见 那双狂喜的湛蓝眼眸,但他没有。

       晴明大人,并不喜欢他现在的样子……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姑获鸟强迫自己忽略心中的不安,急忙询问晴明:“晴明……大人,请问还有人或妖知道您的半妖身份吗?”

       晴明笑了笑:“并无,只有你我。”

       姑获鸟绝对不承认他被撩到了!

       “晴明,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呢?”看着眼前这人温润如玉的五官,姑获鸟难得的失神了一下,竟是把自己心中的话脱口问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晴明也难得的愣了一下, 这是,开窍了?

       不,估计是无心的话吧,晴明轻轻地摇了摇头,只是这一摇头却吓坏了姑获鸟。

       “晴…晴…晴明…大…大人…我…”,他…他竟然就这样说了出来…姑获鸟惨白了脸,嘴唇无力地开合几下…
       看着姑获鸟即使是在昏暗灯光下也掩不住的苍白脸色,晴明先是一愣,随后无奈一笑,看起来是自己刚刚吓到他了啊。
       不过这倒是个好机会啊…晴明扬起狡黠的笑意。
     【作者:晴明大人,您的笑容暴露了您的腹黑。晴明:有吗?(腹黑笑)这不正和你意吗?作者: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_(:з」∠)_】

        就在姑获鸟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面前的俊颜却突然放大了几十倍,姑获鸟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容颜就在自己面前,很不争气的脸红了,“晴…晴明…明…大…大人,您…这,这…是……”

       “还叫大人?姑获鸟刚刚不是直接叫了我的名字吗?嗯?”

      姑获鸟觉得他仿佛听见了天籁。

      “晴…晴…晴明…”他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声音。

      “嗯?姑获鸟叫我何事?”

      姑获鸟突然擒住了晴明的手腕,并将他朝思暮想的人拉进了怀里,紧紧的抱住,不留一丝空隙。

      曾经那个小小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啊,都可以把自己抱在怀里了…这边晴明还没感概完,就觉得视野一片天旋地转,他已经被压在了姑获鸟身下。

      嗯?晴明先是一脸懵圈,随后嘴角勾起了略显恶劣的笑容。

      相对而言姑获鸟就紧张多了,通红着一张脸,姑获鸟撑起左手,右手微颤地拂上了晴明的脸颊,触手是一片温暖嫩滑。

      仿佛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姑获鸟开口道:“晴明…我喜欢你。”然后,就不开口了。

       晴明:…然后呢然后呢?没了?!……这崽子跟谁学的啊!?

       看来还是要自己主动啊,晴明无奈,抬手勾住姑获鸟的脖子亲了上去。

       这个吻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犹如蜻蜓点水,一触即离。

       但即便如此也足够姑获鸟这个纯情到不行的家伙脸红懵圈了。

        还真是……单纯啊,晴明忍俊不已,不自知地笑出了声。

       这厢晴明笑得开心,没发现压在他身上的姑获鸟的眼神开始逐渐变得幽深。

       他低头,猛地含住了那双红润,辗转反复,缠绵厮磨。相较于第一个试探一般的吻,这个吻更像情人间的呢喃。

       ……

       ……

       ……

       你问后续?拉灯拉灯,小孩子不要看知不知道?~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晴明大人和姑获鸟做了什么……

       为何平安京第一阴阳师三天没下床……

       为何从那天以后阴阳师的身边都会跟着姑姑,无论是什么阴阳师做什么事……

评论(11)

热度(164)